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U型微学堂】_40: Scratch教育创新项目分享

【导言】2018年9月13日U.Lab MOOC  1X全球课程已经在EDX上线,中文版在清华学堂在线也在9月20日上线。

U型微学堂再次发布以来,受到了越来越多伙伴们的喜爱和支持,很多人给我们反馈希望互相之间有更多的联结,从而能够更方便解答疑问、互助学习、实战分享等。所以,我们建立了“U型微学堂讲堂”微信群,期待你的加入,一起共修共学共练。

【大咖分享】调适性领导力与集体影响(四)

调适性领导力与集体影响

Adaptive Leadership & Collective Impact

2015年u.lab召集人群第二次线上分享(2015/10/6)

Joey Chan,来自香港。他与 U 理论有很深的渊源,在「组织学习」领域有廿十年经验。过去一直集中钻研 Argyris & Schon 的行动科学,近年于调适性领导及领导意识转化等领域上花了很多时间。今晚他会跟我们分享Technical Leadership 和 Adaptive Leadership 的相关内容。自从斯坦福在2011年发表了一篇关于“collective impact”的文章之后,CI成为一个在变革和领导领域中非常有分量的词。

Tami:会看到很多包括前几年开始接触的调适领导、还有U之间的关联,在以OD的身份跟客户工作之后,尤其阿里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后,会明显的感觉到时代的趋势变化,其实是召唤不一样的领导力,我觉得变化很明显,开始变得没有人知道答案,一方面大家所从事的行业是新的,另外一个方面行业的存在跟社会的变迁息息相关,变数特别大,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领导者和他的团队成员之间能力的差距越来越小,不像以前的传统行业时候领导者的能力是能覆盖下面人员的,当大家的能力差距越来越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以后,如果不能用像调适领导的内在意识层次,去引发别人内在承诺的话,很难让团队真正跟他一起面对问题,在解决方案的时候,很难让大家愿意去执行。所有的这些可能是这个时代越来越显现的特点,其实是对于调适领导的召唤。

可能很多在互联网企业的领导者是经过严格的职业训练上来的,可能会有理工科的背景、计算机背景,他们对于有确定答案是有内心的需要的。 一般技术问题他们都有确定答案,他们怎样从一个知道确定答案的技术型专业人士,成长为真正的能带领大家,唤起他们内在的承诺,能看到大家越来越接近真相,看大系统,然后能一起向前进,这样的一个探视。

其实,我跟Joey一起工作一段时间的一些感受,今天他也着重介绍了调适领导的概念,实际上,他的头脑里有一个非常整合图景在,他对于一定想要更多接近真相的追寻,在某一点意识上不在透过某一个理论去看待事情,真相比理论更重要。实际上在他头脑中构建不同理论的关联,当他分享整合理论关联的时候,其实是构成了一个地平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图景,所以我们今天是有机会听他分享的一部分,我觉得也很棒!

Workface下的调适性领导

Joey:Tami,我觉得像workface,很令人兴奋的,很难以想象的组织,他们是不是也是进入未知的境地,当初是不是也不断的摸索,非常大的部分是不是也有调适领导的部分,我想听听你的感受。

Tami: 谢谢Joey这个问题,之前我一直有跟别人分享对于Workface的感受,商业组织很容易变成 一块现代化耕作的农场:每块土地应该种什么?什么时候播种?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除草,最后亩产达到多少斤?实际上都有指标的。那Workface更像凭着大家内在的承诺 ,慢慢开始沉淀下的一群人,我经常说这块土地是一块撂荒的土地吧,被吸引过来的人 ,往往是内在承诺非常一致的地方。

可能很多人听到过老潘(workface创始人)说的一句话:“我们不假装知道答案”,的确关于Workface被撂荒的土地能长出什么,虽然我们坚信能长出一些东西,就像最初我见到Lili,我说我坚信情怀里是会长出大米的,因为当大家在自由的状态下,其实是听从自己内在召唤下聚到一起的时候,一起面对、并创造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我说我坚信情怀里会长出大米的。其实我们说我不不假装知道答案,我们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当我们说我们不假装知道答案的时候,其实是我们有另外一个承诺在,就是我们去观察真相究竟发生什么,好像会看到一个人群或者迷你小小社会的变迁,慢慢人群聚到一起,慢慢的开始有规模,开始有些形出来的时候,算是一个优势(礼物),我们观察这个系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在这观察到的系统变化、一些现象实际上对于我的冲击比任何理论都更大。

还有一点,我觉得也是workface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吧,我们并没有特别要追逐的目标,所以真正能够的接近真相,观察真相,去引发大家去创造,去释放创造力,成了我们可以去放肆的追寻的目标,的确所有这些构成了调适领导的一些要素,很高兴Joey把这一点点出来。

Joey:我首先回应下Tami的一些关于workface组织的建构,其实跟Lili推动U社群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她同样要进入未知状态,带着我们一群人,用另外一种新的认知,一种新的行为模式,带动我们进入新中国或新社会的一个建构,跟我们以前看到的世界很大的不一样,以前我们怎么理解世界的,突然发现,我们可以有另外一个方式来领导、认知这个世界的,这些都是很棒的。

当我第一次接触到老潘他在提出Workface主意的时候,我当时的心态是:我需要往后一点点靠、坐着,因为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太荒谬了,我没听过有人会这样做,我自己也做了很多年的组织顾问,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自己某方面相对来说很开放,但是我也在认知上遇到了瓶颈,我需要重新打开,他这个组织到底能创造什么新的可能性呢?

因此在这方面,我从心里特别欣赏老潘和他的一群伙伴,包括Tami等等,当我们聊到调适领导的时候有很多朋友,他们要求用例子说明,用实例来说明一下,我觉得Workface是一个非经典例子,如果你觉得如何理解世界,如如何被冲击的话,你应该跑去workface去看看。

同样的,回过头来说整个U的发展,打破我很多界限的想象,也是Lili和张小永等很多人,每个人都在后面是一个集体的行动,基本上我这边说Lili的话,这个是对于Lili和其他人不公平,因为这个是由Lili出发,但不是单纯她一个人能做到,我觉得这一例就是调适领导 ,如果这个社会往新的方向,以前的经验肯定不足够创造未来,当我们愿意关心我们的未来的时候,我面前的例子U社群,我听说现在的分享超过几千人在听,这个对我来说很棒 。这些题目都是很丰富的题目,真的不可能一言两语说得清楚,但有 Workface 及 U-社群在,对帮助了解什么是调适性领导非常有帮助,这都是中国人的福气。

非常感谢Joey 和Tami  百忙中无私的分享,一石激起千层浪,我感知这个讨论的余波未尽。

Joey:推荐书籍:《过程咨询》、《组织重建》、《实践性学习》

感知正在生成的未来,向未来学习。

U.Lab所介绍的框架和方法被称作U型理论,是一项引领深刻变革的方法,由麻省理工学院的行动研究学者研发,并得到全世界领导者们超过二十年的实践。

u.lab中国

u.lab源自MIT,是一个基于觉察的行动研究平台,致力于创立社会技术(SocialTechnology),培养能力和培养深刻社会跨界创新的土壤,在当代经济从自我到生态的转型,以及服务于社会福祉和共享价值方面做出不懈努力。在波士顿、柏林、杭州具有分支机构。

赞(62)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