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学生爱谷歌,小学生信索大:巨头布局下的编程教育生态

人工智能就像一列火车,在临近时,你听到了轰隆隆的响声。当你真正意识到它时,它早已离你而去。对编程教育的重视,是否会让我们赶上这趟飞速的火车?

8 月 17 日,由教育部主办,Google、清华大学等承办中美青年创客大赛落下帷幕,参赛的大学生们「各显神通」,获奖的诸多作品都以人工智能为底色,有能识别水质,有的能监测糖尿病患者状态。

无独有偶,8 月 12 日索尼中国发布了与索尼可编程教育机器人 KOOV 配合使用的教材及教育者资源包,并已在 11 所小学试讲。索尼中国把编程教育的下一步布局瞄准了小学生。

目前,除了颇受资本青睐的编程猫、小码王等创业型教育公司在这个新赛道上开疆拓土外,索尼、谷歌等行业巨头们也开始纷纷布局。

早在 2017 年,索尼就推出了可编程教育机器人「KOOV」,其主要由各色「积木」(模块)与各种传感器配合组成。KOOV 的「积木」只有七种颜色和七种形状,除支持上下或左右的单向拼接方式之外,还支持多个立面的拼搭,编程界面则借鉴 Scratch 的可视化形态。孩子们可以通过模块的不同组合拼搭出不同形状,然后通过「Code」让玩具「生龙活虎」起来。

但面对激烈的竞争,索尼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发力渠道,最大的声势仅限于近两年围绕 KOOV 举办的三类不同赛事:RoboRAVE 国际机器人大赛 KOOV 专项赛、KOOV 国际挑战赛和 KOOV 青少年创新挑战活动。

一位业内人士说,通过提供教育资源,索尼一方面是想在大陆推进索尼国际教育,另一方面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切入学校,提高市场对 KOOV 机器人的认可度和接纳度。

据《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当下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教育的渗透率仅为 0.96%,每人每年在编程教育领域消费金额约 6000 元,粗略估计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或达百亿。且每当渗透率提升 1%,市场规模就有望扩大 100 亿。面对如此大的市场诱惑,巨头们抢滩的动作虽然慢,但其良好的口碑能给用户带来天然的信赖感。

相比之下,Google 的步调没那么大。这是 Google 第一次与教育部合办中美青年创客大赛,但并不是其第一次参与国内信息技术教育。据相关资料显示,从 2006 年开始 Google 便在教育领域有些动作,目前 Google 中国教育合作部已与国内诸多学校合作,支持学生信息技术启蒙教育。今后四年,中美青年创客大赛 Google 都将参与其中。

踩着教育和编程两个热点词汇,在编程教育市场中发布编程机器人、运用 Scratch 编程成为最简单的入局方式。

国外方面有乐高发布最新的 EV3 系列,并且建立了玩家交流社区,索尼则是发布了 KOOV 机器人,除此以外 Wonder   Workshop、wowwee 等来自电子和玩具企业也纷纷入局。国内方面,从 2015 年开始,优必选推出了 Jimu 机器人,能力风暴则是从 2014 年开始布局,2016 年能力风暴推出了积木机器人氪系列,另外 Makeblock、RoboSpace 等企业也让编程机器人更加琳琅满目。

除这些机器人本体提供商外,也有不少做教育的初创企业凭借 Scratch 编程成功抢滩,其中不乏获得千万级人民币甚至千万级美元的公司。如 编程猫今年五月宣布获得 3 亿元融资,小码王获得 1.3 亿元 B 轮融资,Codecademy 获得 3000 万美元 C 轮融资。

不过,在这个一派繁荣的景象背后,还有不少问题等着这批敢为人先者去共同探讨。如何进一步打开这个市场是摆在创业者面前的首要问题,市场的热情程度远没到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编程猫 CEO 李天驰认为,这个市场刚覆盖 1%。他对极客公园说, 少儿编程不同于传统的英语教育,传统英语教育是存量市场,而编程教育实际是一个增量市场,存量市场只需要非常快速的获取市场份额,但增量市场需要足够的耐心。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和索尼采取的路径类似,与学校、政府以及相关机构合作成为这类公司拓展市场最受欢迎的方式。但这种方式还是一个强者游戏,李天驰说,「前期其实我们依靠不了政府,是到了现在这样一个体量才有机会去通过政府去做一些普及。」

除了市场问题外,优秀教师资源的匮乏、没有即成的教材典范也是这个行业的痛点,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教育游戏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肖海明认为中国真正的编程教育才刚刚起步,很多事情都有不确定性,唯一肯定的是国家对编程教育越来越重视。

2017 年年初,《经济学人》杂志曾抛出一个问题「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时代需要怎样的教育?」这本杂志给出的答案是,「同工业革命一样,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时代需要另一场教育革命」。现在,这场由资本、技术等因素引发的教育革命正在发生,而革命目标是要通过编程教育提前塑造孩子们的「计算机思维」,以便追赶时代。

李天驰说,对小孩来说,学习编程不一个谋生的手段,而是对他整体思维能力的培养。在未来,当面对新的人工智能物种时,当我们去处理计算机上的一个问题时,实际上我们跟以前不一样,需要的思维也不一样。

但「计算机思维」究竟是什么?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周以真曾做出解释,计算思维就是把一个看来困难的问题重新阐述成一个我们知道怎样解的问题,如通过约简、嵌入、转化和仿真的方法。计算思维是一种递归思维,也是并行处理,同时还关注分离,能采用了抽象和分解来迎战浩大复杂的任务或者设计巨大复杂的系统。肖海明认为,计算机思维其实与传统的工程思维有类似之处,甚至在未真正接触到编写代码这一步之前,计算机思维可以等同于工程思维。

全童科教 CEO 秦志强说,对「计算机思维」这个概念的理解非常重要,只有真正弄懂这个概念才能设计完整的课程体系。但让他失望的是,现在市面上许多公司太注重通过游戏的方式来吸引孩子注意力而真正课程体系的设计并不完善。

教育技术学出身的肖海明则更加乐观,他认为人是在不断成长,如果一上来就要小孩按照成年人的方式学编程容易扼杀他们的学习兴趣。他的担心在如何真正让培养孩子计算机思维这一目标落到实地,因为无论从国内传统的教育惯习还是现实条件来看,这都绝非易事。■

本文由极客公园原创

赞(62)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